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第十八章:你才睁开眼了-

来源:秀文笔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众人仔细看时,空中一条大黑狗正腾云驾雾而来,落地之后,直接奔向专案组那帮正耀武扬威的人群,连抓带咬,一霎时血流满地,哭叫连天!
  专案组的人都倒在了血泊中!一个个浑身流血,伤痕累累,专案组的头头被黑狗咬烂了脖子拖出几丈,疼得连话都说不成了。
  黑狗扔下一封信在他身上,一晃就不见了。
  上前营救的人打开信,只见上边用工整的字体写道:天狗下凡,替天行道!先放无辜,再赔金银!首次警告,再来不饶!
  落款:上界报应神。
  这一下又出传闻了!
  人们争相传说,几乎奔走相告。
  整个钱塘县好象过年一样。人人穿上了新衣,家家户户都端出了米酒,整个城乡全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
  人们跪地大呼:“老天啊老天!你才睁开眼了!”
  “天睁开眼了啊!”
  人们呼喊着,男女老少哭成了一片。
  方白衣、麻旦娃他们在无垠的田野上,偷偷地笑了。银子和金子笑得最自豪了。
  花仙子在给天狗头上戴花,她已经给青牛白虎编了好几个花环戴上去了,三个通灵神气地动物,此时都温顺地跟在花仙子的身边,象她养的三只大猫。
  
  专案组的坏家伙被吓坏了!
  他们一包扎好伤口,就赶紧让人搀扶着去安排放人,一边赶紧往出取银子,给受害百姓一个个地赔礼道歉,连人带赔偿的银子一起送了回去。
  经这一顿教训,咸阳游侠专案组基本上成了个花架子,象个聋子的耳朵摆设在那里,再也不起啥作用了。
  吴宗显得到消息,长叹一声,治疗小儿癫痫西安那家好医院半天没有言语。自此开始向上级申请调离杭州的事。大约过了半年,吴宗显获准调往河南,任汴州刺史。
  吴宗显一家老少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悄悄地离开杭州,离开了这个让他产生恶梦的地方。据说他到汴州后,为官做事与在杭州时大不一样,他不再放纵恶少横行,对治下官员管束也很严厉。使汴州百姓受益不少。后来一直广为人们传颂。
  
  被抓的人拿着官府赔偿的银子回到家,一路上直纳闷,一直感到很恐慌!这种放人还给赔偿金的事过去从未有过的,连听都没听说过。今天这一帮子恶魔是咋了?突然变得这般善良?好象也知道礼仪了!
  及至家人-说天狗下凡的事,大家背诵着上界报应神的信,他们才知道了内情,原来如此啊!
  看来为官也真是不能太凶恶,人狂没好处,老鼠狂了猫咬住,这都是报应啊!
  这一下钱塘县令李林甫父子更是颤颤兢兢,整日诚慌诚恐,夹着尾巴做人。李瞎子每日呆在家里养伤,连大门都不敢出了。
  这一带百姓好久没有过这样太平的日子了!他们心里都明白那只天狗的事跟咸阳游侠有关,但是谁也不愿说破,都怕给恩人惹来麻烦。
  其实官府恶吏也清楚这件事跟咸阳游侠有关,但是又没有真凭实据,再说连他们在那里都不知道,光怀疑顶个屁用!只好干伸脖子咽咽凉唾沫,一句话虽然窝在心里,却也不敢说出来,怕说错了会引火烧身。
  官府中现在私下里也一致认为,咸阳游侠里有能人,非一般的江湖匪类可比,还是少招惹为妙。
  
  偏偏有一位公子爷他忍不住了!这么久不让他放纵寻乐这还了得?在爷的地盘上还中医怎么治癫痫病能让你咸阳人逞狂?爷就是要强占民女你能怎样?他一百二十个不服气,所以不听当司马的老爹劝教,旧病又复发了。
  这衙内叫赵大球,三十岁年纪,身长七尺,面白无须。因是将门之子,又有世袭的爵位,自小儿就请来名师,一直练着武功,虽说不是天下一流,身手也相当厉害。
  这还不算。
  这赵大球因为人极聪明,所以涉猎知识也较驳杂。特别对鬼神法术极有研究,整天神神秘秘地作法收鬼驱鬼役鬼,经常把他一人居住的府第弄得乌烟瘴气,路短人稀。
  赵大球心机深沉,鬼计多端,爱钱如命,他专门带着爪牙去乡下抢穷人家的女孩子,玩腻了又转手卖到窑子里,都知道他是赵司马的孩子,谁也不敢得罪,每次交易都是赵大球说了算,他说多少就是多少,谁也不敢讨价还价。更不能拒绝这个生意。
  赵大球有句名言,人世上只有人想不到的,没有人做不到的。何况他自已还是半个神仙!
  赵大球从来都没有把女人当人,对他妈也不例外,他认为女人就是个玩物,是个商品,他更认为象他这种人来到世上就是专门玩乐显本事的!
  赵大球一向认为能把坏事做绝就是一种本事!而且他还认为这是一种大本事。他为此常常自鸣得意。他真的很想跟人比-比高低,好一展所学!
  他早就想挑战咸阳游侠这一伙外来人了!他甚至想设个擂台好耀武扬威地比上一番。只怕惹火了做司马的老爹,所以赵大球一直蛰伏着,但他一直在暗中等待时机,等待露脸的机会。
  现在这个机会来了,他赵大球岂肯白白错过!
  赵大球坐在四鬼抬着的轿里连夜晚在杭州城外转悠了一圈,回来江西癫痫的治疗好医院在哪就吩咐手下出去,务必多抢回几个长相俊样的美女。
  奴才们都走了。赵大球一个人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他想象着几个外乡人难看的模样,土气地装束,他畅想着未来的日子里,把几个外乡人整得买鞋赎帽子的狼狈样儿,心里乐开了花。
  他立即睁开了双眼,吩咐所有的鬼怪全部出去,四面打探咸阳游侠的消息,尽快回报。
  鬼怪们跑着去了。
  
  一连几天,杭州城外四十里处的乡村,接连在大白天失踪了十多名村姑。据说每一次女孩子失踪前都会刮起一阵阴风,被风吹过的人都感觉非常害怕,浑身汗毛都会竖立起来。
  还有人这几天一直看见赵大球手下的一帮子打手奴才不断地抬着个轿子从杭州城门里出出进进地跑腾。但是具体不知道他们忙乎啥。
  一时间又满城风雨,恶少们一个个又蠢蠢欲动,地面上又开始不安宁了!民间有女的人家惶惶不可终日,生怕万一那天灾难会降临到他们头上。
  张老板把听到的有关消息进行了汇总,之后便迅速传递给了方白衣他们。
  他们立即奔赴女孩子失踪的地方,查找线索,了解情况,然后直奔杭州城。
  刚走到近郊,迎面过来几个人,其中有两个人架着一个病人走在中间。银子盯着上下看了看,忽然变了脸色,一推金子高声叫道:“你挤我弄啥呢?”
  金子还没反应过来,已被银子推得身子一歪向旁边跌了过去,刚好碰上了那三个并排走的人,银子急忙过去拉拽金子,顺势扶了那三人一把口中连喊“得罪,得罪”。
  那几个人害怕银子似的急忙闪避,也不说话,更没停留,连头都没回就飞快地往前张掖儿童癫痫病能治好吗走去了。
  银子急忙叫麻旦娃,让大鬼侠快跟上去,盯住看他们住那儿去,要干什么?
  银子说:“这几个人是鬼变化的!”
  金子问:“你咋知道的?”
  银子说道:“他们走路的样子很轻飘。脸色灰暗,表情僵硬。而且没有腿!”
  金子半信半疑地睁大了眼,还是问道:“你咋知道他们没腿?”
  银子解释说:“我刚才拉你以后,借着扶他们在他们几个人的腿上探了一下,袍子底下是空的!”
  银子又说:“你看他们一群人走过的道上尘土,可曾有一个脚印?”
  金子想起来了,的确他也看见尘土上没有脚印,还很奇怪过,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会是一群恶鬼!
  麻旦娃其实早都注意到了。银子这一说他更觉得有些蹊跷,大白天太阳红堂堂地,恶鬼竟敢化成人形公开大摇大摆地结伴而行,这绝不是一般的事情。
  恶鬼敢这样明目张胆地招摇过市,毫不怕人,显见是已经有了一定的道行修为,平常的阴阳禁忌对他们已经不能约束不起作用了。
  想必这群鬼的背后还有高人。
  麻旦娃决定在附近找一家饭馆先吃上些饭,顺便再等一等鬼侠们回来看有何消息再说。
  
  大鬼侠三人一直在后边远远地跟着,那几个人越走越快,大约又走了一个时辰,路边不远处有一片树林,他们进去了。
  鬼侠们也不敢怠慢,紧跟着入了林,见树林里原来是一座很大的坟墓,那几个人站在墓前,一眨眼,全都不见了!

© wx.uudqb.com  秀文笔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