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知道你过得不好,可你身上还有钱吗?_散文网

来源:秀文笔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知道你过得不好,可你身上还有钱吗?

简书作者:少校十三

◎1

幸爷又是乘着绿皮火车,大年三十儿回的家。

乌漆嘛黑的窗景和倒钩刺心的烦心事相互发酵。

他想起了在北京漂泊的那一段日子,那时候他还没有对象(后来也没有),没有稳定的就连住的地方就像是同别人借来的。( 网:www.sanwen.net )

他说,这一种恶心是来自于和无力感的焦脆而产生的心慌作呕。

幸爷是在北京上的大学,大专文凭。周围的人常充斥着一种言论:行而上学,不行就不上学。

三四流的大学虽很差,幸爷却从未有过一丝的自卑、踌躇、失望之感。反倒以为:读大学,读怎样的大学似乎显得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通过读这个大学来明白究竟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2

不知是迫于生计还是在所谓帝都找到那么一点蠕动的价值,大学毕业后幸爷就成了某司买卖二手房的销售员。

每天除了加班仍旧在加班,就连别人的周末都成了自己最奢侈的幻影。瘫软的身躯无法支撑巨人意志,只要是一回地下室就倒床睡,臭袜子、臭衣服一周不到就有小山高,有时候迫于衣荒又把穿过的循环一遍。

可勤奋又不能当饭吃。

北京的房子多贵,北京的人多精。同事靠着忽悠一张嘴儿,销售业绩是变森林而幸爷的特有“耿直”那销售业绩是草地变秃皮。

销售主管一点不看好幸爷,嫌弃他嘴笨还不懂事,经常巧立名目克扣底薪和借故因事苛派杂活儿,幸爷一点脾气也没有。

可能,人最乐观的事情就是给自己乐观,就像是乐观主义里盛开的不朽花朵,恰如幸爷。

癫痫大发作有哪些危害途末路的时候,我们都会想起给对方一通电话。

“每天我都很忙,会带很多的客户去看房子,感觉很充实。”

“那你的北京很快就实现了,至少不用为温饱操碎了心。”

“为什么现在的人喜欢听假话,不愿意听真话呢?房子的优缺点都说了,客户却跑了?”

“能不跑吗?就跟卖裤子的人对买裤子的人说裤子掉色还吸毛,买裤子的能买吗?”

“也对,至少我很坦荡。”

自不必说,生意是日日黄、肚子是餐餐饥。日子总是青黄不接和揭不开锅,事情就坏在了这“总”字身上。

这个社会本没有第三者,而现实恰恰就是最有威胁的第三者。

太现实,钱是立命之本。毕业前那一张工商银行的卡还有四位数字,工作了需要零存整取才能勉强破100,信用卡也被刷了个大窟窿。

幸爷第一次在北京感受到了惶恐,一种惊蛰。

他就是这个时候到的北京,给幸爷带了天的衣物和火锅底料。

推开地下室,满屋子的泡面桶掺和着霉味、下水味、恶臭味。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嘀咕,事实上真的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嘀咕。

母亲是什么时候走的,那是幸爷第二天下班回家才觉知的,屋里飘忽着一股饭菜的香气,那是母亲的味道;屋里呈现出整洁干净的风貌,那是母亲的关照。

回家后母亲给幸爷打了只有简讯那么简短的电话。

“你的枕头下面我给你留了点钱,我不在乎你有没有梦,什么时候倦了累了,就回来吧。”

挂完电话,幸爷才缓缓地数拨那一沓钱,不多也不少,3万。

那是家里种庄稼两年的收成,还要年岁好的时候。

幸爷从来没有对认过怂,也知道开弓没有回头路,咬碎牙根儿也要撑下去,紧绷的那一根稻草还是把骆驼压垮了。

“其实,青海西宁癫痫病的症状表现你母亲你家里人问一万句一千句你过得好不好,还不如在你明知不好的时候给你最迫切的需要,说什么都显得累赘,只有钱才能解你燃眉之急。”我是这样跟他说的。

“那是不是我太骄傲和倔强了,又或是太要强了,还想过度地去证明自己?”

“你明白的,你的一切,你母亲已经看透刺穿。”

一之间幸爷头发灰白,房间里的纸张如花四处飞舞,工作、事业、金钱、家人、恋、、生活、、社交、兴趣、、压力、信仰、安全感等乱七八糟的思索,越想越乱,越想自己就越一无是处,后来干脆就不想了。

思索的一切发现,全部都困在了这个北京城里,想想诺大的北京城,自己就像那个守城人。青几载,春秋反复,为四季烦忧为三餐奔波,到头来自己的还要从别人的口里述说出来,为别人搭好了戏台只是为了迎合下一波上台说戏的人。

◎3

幸爷辞掉了在北京的工作就穷归故里,面儿上挂不住,心里也沸腾着灼热与羞愧。

顶着要强的自尊心和不让家里人担忧的糟心,索性就在的小城市找了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

小城市的小富即安让幸爷心里略生安逸之感。但小城市又有小城市的病,关于权术钻研和走上层路线和通“后门”送礼这些都屡见不鲜又约定俗成。

幸爷一贯是正派的作风,没过多久就被同事排挤出局,就连那月的工资也被主管中饱私囊。

“一入职场深似海,万箭穿心,箭箭噬心,可能我生来就不属于办公室,什么屁股决定脑袋,都是应景说的话。”

“你不会又辞了吧?你的工作就跟过山车一样,一会儿一个样。那你身上有钱吗?”

“等不够了,再找你。”

幸爷回家了,就跟着的屁股后面收玉米棒子,操持着家里的农活儿,熟悉的“流程”不用拘束,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干得再好幸爷的母亲也拉着一张长脸。

因为辽宁哪家能治疗癫痫病乡里乡亲总是会说一句话:“你家少爷又帮你干活儿啦?”

幸爷母亲终于忍不住了就把幸爷拉过来,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嘴里叨叨着:“家里不需要你,你是属于大城市的,身上没钱了,家里有钱,我不需要什么帮手,今晚就给我进城找工作去。”

那晚被母亲一路催促到了县城火车站,买了就近时刻点的绿皮火车票,走的时候幸爷的里很清楚,母亲拭泪的动作是断断续续的,更是遮遮掩掩的。

再不舍,也不能把儿拴在裤腰带边,幸爷的母亲很清楚。

◎4

绿皮火车很缓慢,摇摇晃晃,七八月的天儿,没有空调,车内燥热难耐。车到站后也无处可去,不认识一个人,套近乎的都是一些住宿的、吃饭的、贴膜的人,还有扎堆的“蚊子”。

幸爷在火车站的墙角处熬过了最漫长的一夜,最窘迫的一夜发现自己一路走来过得特混蛋,什么也不会但又什么都不愿意学,靠家里人接济,靠扶持。

什么阳春白雪什么风花雪月似乎与己无关,市井的颠沛流离已沐浴殆尽。

是住的地方感觉是借来的,现在居然生活都是借来的,还没打算蒙上一块儿遮羞布。

里绝处逢生的日子可能就是从低谷走向上坡,在危机四伏的幽暗里发现自己过得“五保户”一样,学会了为自己立志,找到一丝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折腰的幸爷,开始怂到自己都不好相认,但他又知道,只要方向对了,熬,生活就真的会好的,再也不可能靠着别人养活自己,那样的日子受够了。

后来,终得圭臬,幸爷在自己的重庆终究还是立下了足。

从一个跑堂的服务员做到受人尊敬的后厨掌勺,有了自己住的地方和再也不愁吃的。

五年没挪窝。

不知道是越努力越幸运还是天道酬勤,从前遭受过的不堪全都像滚雪球一样变成惊喜砸向幸爷,既欢欣鼓舞又应接不暇。连续抽搐怎么回事>

再后来,不断折腾自己,开垦另一番田地,跳出来开了自己的一家餐馆儿,所向披靡,生意红火。

有些痛楚会随着时间变得风轻云淡,但有些伤疤会随着时间变得清晰无疑,就像幸爷手臂上一块块不规则的酒红烫伤和手里的老茧。

幸爷的母亲也是这时候来到重庆的,那年什么也没有说,但也就什么也没有说,脸上没有喜悦,更多的是愁云不定。

一会儿捯饬饭碗一会儿倒腾菜盘,内厨和外厅打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天连午饭没吃就急急忙忙赶回了家,走之前给了幸爷沉甸甸的5个信封儿。

信封儿里是10万块钱,母亲一辈子的积蓄。

刹不住的男儿泪,已在泪泊里找不到母亲远去的影子,电话打过去,幸爷的母亲只叮咛了一句话:“钱,省着花,这回你可不能再当逃兵了。”

这些年幸爷一直操持着自己的小店儿,油是最好的油,菜是干净的菜,服务是最贴心的服务,做良心店儿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就跟做公益捐助一样,喜欢了便是一辈子的事情。

扩大店面的那年,幸爷本想接母亲到城里享福,未果,城里住不惯,没有农村自在,母亲也再没有送过钱,她知道,儿子现在兜里不会再为钱而发慌了。

幸爷也知道,在北京,把给了那一座城市,却没有留下自己,原因是生活对付着过,而现在青春在这座城市安了家,原因是生活往对了过,什么是对,一天天有起色便是对。

耳畔常贯彻着一句话:不要把青春给了这座城市,又放不过自己,生活没有那么多的赶尽杀绝,也有枯木逢春的时候。

还有,一句,有钱吗?

》完美谢幕

其实,写文章这件事,我很当回事,别人可能只是一个兴趣。

生活在三线城市,非黑即白生计的搬运工,非白即黑文章的搬运义工。

首发散文网:

© wx.uudqb.com  秀文笔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