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他的母亲和媳妇亲情美文

来源:秀文笔文学网    时间:2020-09-14




   一、母亲

  “妈!打点钱过来,我要买衣服。” 申寿在电话里给他妈说。“上个月不是给你买过两套吗,怎么又要买?” “那不是穿脏了吗。” “洗洗再穿不就是了。” “我哪会洗呀!再说那衣服也太老气了点,早就把它给扔了。” “扔了----” “你要快点把钱打过来,不然我就没穿的了----”

  他拿妈妈给来的钱去买了衣服,穿了一阵子又穿脏了,他又要扔。他抱出那穿脏了的衣服,扔在了楼道上。“这衣服还那么新,扔了多可惜,让我拿去给你洗洗,还可以穿。” 申寿先还以为说话的人就是个扫楼道的阿姨,下意识一看,“ 妈!你怎么跑到我们学校来捡垃圾?” “这是你妈?”一个过路的同学问申寿,

  “我是新来的清洁工,不是他妈,我儿子还小。”等那同学走了后才对儿子说,“我是为了你才想法到这里来当清洁工的,隔你近点,好给你洗洗衣服,有时还可以给你弄点好吃的。还有,以后当着别人的面不用叫我妈,就叫田阿姨,记住叫田阿姨。” “妈----”

  二、倒追

  申寿从小就聪明,成绩很好,父亲死得早,妈妈很爱他,拿他当作自己的命 ,在家里从不让他做事。待他考上大学后,在生活自理上就成了问题。

  不过他成绩却是很好,人也长得伸展,额广且鼻高,加上181厘米的个子,在女同学眼里他就是位男神。

  在男女交往的习惯中,女人总是希望男人能够主动一点,多帮女方做点事,这对男方来说,也许就叫献殷勤,难听一点叫讨好。可他却不南京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同,因为他连自己的事都做不好,也就谈不上去给女同学献殷勤和讨好了!不过在学业上的事那就不同了,但凡有这方面困难的女同学来找他,他是有求必应。

  有位叫樊莱的女同学就经常找他谈问书中的难点。

  “今天上大课的人太多了,武教授又拉得快,我几乎全都没听明白,你能不能给我重头讲一遍?” “不行,那得多少时间,最好是哪里不明白就问哪里。” “我全都不明白,你就全讲!” “全讲?那我得收课时费。” “你要多少,我给。” “你给!真要给,我还不敢要。” “咋又不敢要?你不是说在上小学时,给同学做作业都收过钱吗?” “那是小孩子家不懂事,现在收你的钱显得多俗气。”

  申寿是个近视眼,眼镜戴得久了点,镜片上便有些雾,他取下来用纸巾慢慢地揩拭,一不小心就把镜片从架框里弄了出来,掉在了地上。樊莱去捡拾起来,再给他摁回了镜框里,“这镜框有点松,镜片还会掉出来的。” “是的,经常都在掉,想叫我妈打点钱来买副新的,她说要下个月才行,我得再等等。” “看你这样子没眼镜还真不行。” “是呀,我是600度的近视,就是书看得多了些。” “都看成个书呆子了。”

  三,你好象我的妈妈呀!

  “你看这是什么?” “眼镜!宝岛牌的。你眼睛又没问题,这东西对你没用!” “对我是没用,对你却有用!” “对我有用?这眼镜又不是我的。” “就是你的。” 申寿把樊莱看了看,“你开玩笑!” “你硬是个呆子,我把它送给你,不就是你的了嘛。” “开玩笑,这东西少了800块买癫痫病的最佳治疗方法?不回来,我凭啥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 “凭你经常帮我讲难点呀!又没收我的钱。” “你家很有钱,是吧?” “比你家好一点。” “你家再有钱,这眼镜我也不会要。” “真不要?” “真不要我就把它扔进碧阴湖里去。” 她一边说一边就朝着碧阴湖畔走去,她开始有些不高兴了。“你回来,这事还有得商量。” “商量个啥?除非你要了这眼镜!” “你把眼镜给我,回头我再把妈打过来的钱给你就是了。”

   “ 呆子!哪个要你的钱。” 她转身回来,走到他的面前,够着手取下了他那副旧眼镜,把新的给他戴上,再给他牵伸了一下衣服,再指着她的鞋。 “你看你这双皮鞋都该打得油了。” “你好象我的妈妈呀!我刚才都差一点叫出来了。” “你再呆吗,也不要呆得打胡乱说的嘛,你仔细看一下我是不是你妈妈?” “在我心中,这世上除了妈妈就再没有别人这样关心我了,你今天----” “妈妈也关心不到你一辈子的,要学会自己关心自己----”

  四、老早就知道你喜欢我

  “其实你的成绩也是排在前几名的,怎么老是爱来问我这问我那的?” “就是经常来问你才捞到这个名次,要是不问你,我就该排在倒数第几名之中了。” “你不要妄自菲薄,拿出自信心来。象你这样聪惠颖悟的才女,就是去考个研、攻个博也不是问题。” “信心!只有听你给我讲题的时候才有信心,一个人在的时候就信心不起来,要是你也去考研攻博----” “我倒是想去,可家里条件不允许。” “我家条件好,要不你嫁给我,我爸就可以出钱资助你了。” “ 什么?我嫁给你!有男人嫁给女人的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看这里吗?” “那就我嫁给你,其实都差不多,男女之间只要恩恩爱爱地生活一起,谁嫁给谁不是一样。” “ 你真的愿意嫁给我?” “你不但是个呆子,还是根木头,我那么主动地接近你,关心你,为了啥?为了给你当‘妈妈’?你就只把我当成你的‘妈妈’,都读大三的人了,全然不懂男女之事,一点都不解风情!你以为你是谁,你有多了不起,给你说,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樊莱本来就有些怨气,这下子吐完心曲,就变成了怨恨,好象还流了几滴泪水。申寿也感觉到真的有点愧对于她,他很想过去拥着她,给她揩拭那流出来的几滴眼泪,可伸出去的手却又缩了回来,他还是不敢 。 “ 就算你能接受我,你父亲那关过得了?他能接受我这个家庭穷困的女婿?” “这你就不用担心,你的情况我都给他说过,他也都知道了,还暗地里来看过你两次。” “真的?” “真的!” “那我就不用怕了。”

  他现出了本相,走上前去用双手抱住她的腰,原地旋了起来。“别旋了,人都旋昏了!”他不再旋了,双手却把她箍得牢牢的,他把那多时积蓄起来的,抱她的力量,全都使出来了,力道便用得大了些。“松开!你要箍死我呀!” 他这才箍得松了些,“你还是懂爱,我还以为你硬是根木头----” “我那是木头?那是自制力,老早就知道你喜欢我,也想抱抱你,我拭过几次,每次都把伸出去的手缩回来了。既然你说你爸都认可了,当然就没必要再把伸出去抱你的手缩回来了----”

   五、慈母、孝子、贤媳

  “妈!我们要结婚了,今天是特地回来请你参加婚礼的。” “我知道了,小樊谢谢你看专门治癫痫病的医院得上我这个穷儿子。” 他妈妈一边说一边就从兜里拿出一张卡来,“你们的婚礼我就不去了,这卡里有30万,拿去好好地办你们的事吧!” 申寿没有去接那张卡,倒是有些惊愕! “妈!你这钱----哪来的!” 在学校时,找他妈要点钱都一时拿不出来,现在倒好,一下子就拿出30万来----“这你就别管了,拿去办事就成。” “你不说,这钱我们也不会要。” “拿着吧儿子,这不是妈去做违法之类的事情换来的钱。实话跟你说吧,妈也要结婚了,这30万是妈得的彩礼钱。” “不对,据我知道在老年婚姻中,男性比女性相对要少,男方处于优势----就算男方要给那么多钱,他的子女也会干涉的,这里头一定有其他问题。” 樊莱仔细地分析了下这个问题。

  “没问题,这钱就是他那开酒楼的儿子给的,说是只要把他那瘫痪老子照看好就行了。” “瘫痪老子!这就是问题了。他倒行了,我却不行,一个地产商的女儿,刚嫁过去,就把婆婆卖出去待候瘫痪病人,说出去多难听。” “我知道你们家比较殷实,你和申寿结婚这么大的事,我们家总不能一点钱都不出吧,要是真的一点都不出,你爸会看好申寿吗?” “会的,我爸早就看好他了,也早就知道你们的家境。再说我爸就我这样一个女儿,肯定会把他当做儿子看待的。” “妈!我也不同意你这婚事,你一个人辛辛苦苦把我养大,又供我读完大学,本该好好地颐养,却还要用婚姻去给我换钱回来,对方又是个瘫子,那不劳累死你。你这样做,叫我还有脸活在这世上吗?” “好了,好了,那我就不嫁,行了吗?可是,又收了人家的钱----” “ 我们退回去就是了”

© wx.uudqb.com  秀文笔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